365体育资讯国内国际社会娱乐明星综艺电影体育足球篮球综合科技通信手机移动财经宏观理财教育历史

10岁男孩被指学黄片杀3岁女童 申诉称警察教的

2014-12-08 16:23:36    来源:全讯网    编辑:值班编辑

10岁男孩被认定学黄片杀3岁女孩 申诉称遭威胁

案发楼房,如今已经有住户入住。 澎湃新闻记者 赵崇强 图

10岁男孩被认定学黄片杀3岁女孩 申诉称遭威胁

小强和小刚。 澎湃新闻记者 赵崇强 图

一个3岁女孩的离奇死亡,改变了罗洪涛一家的生活,他年仅10岁的小儿子小强(化名)被警方认定为凶手。

2014年1月23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沙溪镇的一处在建楼盘内,发现一个小女孩被电线吊在窗边,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

通江县公安局侦查后认定,小女孩的玩伴——10岁的小强就是凶手。但因其未到刑事责任年龄,该案结案后被撤销。

警方的结案报告称,小强的作案动机是,欲找人模仿在黄色录像中看到的情节,后害怕事情败露遂将女孩杀害。

但小强如今推翻了在警方处所作的有罪供述,称当时是因为“害怕”。而罗洪涛也坚信自己的儿子不是凶手,开始不断申诉,称警方调查存在很多漏洞。

通江县公安局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本案没有问题,但不便透露侦破过程。巴中市公安局法制处警官陈阳则表示,在罗洪涛申诉至市公安局后,已前去调查,并未发现问题,按程序已经移交至通江县公安局。

目前,罗洪涛已经将申诉材料递交到四川省公安厅,截至发稿,罗洪涛尚未收到答复。

警犬在命案现场积木上嗅出小强的气味

2014年1月23日,祭灶节,离除夕还有7天,大巴山深处的沙溪镇也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一个3岁小女孩的离奇死亡打破了小镇的宁静。

下午1时许,当地村民何晓扬等三人在沙溪镇一处在建楼盘内看房时,发现一个小女孩被电线吊在窗边,前来围观的村民确定她为住在对面的何小红(化名),送到医院后证实已经死亡。

通江县公安局接警后迅速展开调查。结案报告显示,经初步走访调查和警犬鉴别,租住在该在建房对面的男孩、何小红的邻居小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遂于当日将小强带至通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经详细讯问,小强供述了于当日杀害何小红的事实和详细作案经过,并于24日下午亲笔写下了《检讨书》,对作案经过进行了叙述。

随后通江县公安局扩大调查范围,对小强父亲罗洪涛、哥哥小刚(化名)也进行了询问,罗洪涛、小刚二人均陈述小强于案发当日对二人讲过杀害何小红的事实。

结案报告称,小强因想找人模仿一下在黄色录像中看到的黄色情节,认为何小红“年龄小、很好骗”,遂以和何小红一起到对面在建楼上玩耍为由,将何小红骗到该在建房7楼一房间内。随后将其推倒,欲模仿黄色录像中的动作。期间双方互有挣扎,小强害怕事情败露,将何小红推到窗户边的电线处,用电线将何小红颈部套住,一只手将电线往上拉、一只手拖住何小红的头部往下按,直至何小红没有气了。

警方认定小强作案的依据主要为小强的供述和亲笔检讨书、罗洪涛和小刚的陈述、警犬鉴别情况、现场勘验记录以及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

唯一的物证是案发现场的玩具积木,经警犬鉴别后有小强的气味。

通江县公安局于2014年2月8日作出了结案报告,2月10日撤销案件。奇怪的是,通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上显示的时间却是3月3日,也就是说鉴定意见是在案件撤销后作出的。

案卷遗漏关键人证、物证

根据结案报告,案发当日最先抵达现场的是前去看房的何晓扬等三人,但案卷中并无他们三人的询问笔录。

在小强的讯问笔录中,他称“(反抗时)何小红用手抓了我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之间一下,现在还有点印子。”但案卷中未见对何小红指甲提取遗留物作检验的记录,也没有小强手上抓痕的照片和检查记录。

结案报告显示警方对案发现场收集的积木进行了气味识别,令人费解的是,对本案最重要的作案工具电线,没有进行警犬识别是否有小强遗留的气味,案卷中也没有对电线上指纹进行收集的记录。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显示警方曾在案发现场提取鞋印一枚,但警方未对这一鞋印作对比。

罗洪涛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当晚警方曾对他家进行了搜查,但没有搜到影碟机及黄色光盘,而这次搜查同样没有被记录。

结合小强、小刚以及彭玉蓉(何小红的奶奶)的笔录,可以发现在案发前与小强玩耍的除小刚外,还有李明、李家华,但警方未对他们的证言进行收集。

案发时,该在建房已经停工多日,停工期间的安全问题由专职管理人员负责,但警方也未收集其证言。

时间无法对应的笔录

仔细对比笔录可以发现,对于小强、小刚和彭玉蓉三人见到何小红的时间,无法相互对应。

小强的供述称,“9点30分,何小红跟我、李家华、李明、小刚一起玩耍。”大概9点50分左右自己将何小红带到对面在建房七楼,紧接着就实施了犯罪行为。

小刚的询问笔录则显示:9点多和小强、李家华、李明一起玩扑克,10点左右,何小红上来玩,被爷爷何贻伟带走,11点左右下楼上厕所,和何小红玩了一会积木后去找同学。

彭玉蓉的询问笔录显示:11点30分左右,看到何小红和小刚在巷子里玩耍,大概12点5分左右,上三楼问小强有没有看到何小红。

同样无法对应的时间还有小强将其致死何小红一事告诉小刚的时间。小刚的询问笔录显示,大概中午12点半左右,小强一个人回来后单独告诉小刚其将何小红致死一事。而小强供述这一时间为下午2点左右。

小强供述的作案过程和案发后证人在现场看到的情形也有出入,案发后抱着何小红送往医院的彭帅描述,“电线虽然是拉直了的,但并没有缠绕何小红的颈部,感觉像是挂上去的一样。”而小强的供述则是他将电线缠在何小红的颈部。

小强称模仿黄色动作口供系办案人员所教

罗洪涛表示,除了收入案卷的讯问笔录外,警方在此之前还对小强进行了两次讯问,但这两份笔录至今都未归卷。他还认为三次讯问都不存在《刑事诉讼法》中所规定的“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的情形,警方却不准其到场。

第一次是在案发后不久,沙溪镇派出所的民警对小强进行了询问,小强的舅舅后来到场签字,在这次讯问中,小强表示何小红的死亡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一直在家打牌。

罗洪涛称对小强进行第二次讯问前,他要求到场但被拒绝,且没有通知其他监护人到场。

第三次是2014年1月23日23时57分至2014年1月24日2时47分,到场的监护人为小强当时的班主任。

罗洪涛提供的录音显示,小强的班主任称她并不清楚小强讲了些什么,因为当时已经是半夜,自己迷迷糊糊的。而面对澎湃新闻时,该班主任称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且“小强说的是什么,笔录上就是什么”。

对于笔录上的供述,小强称是因为遭到办案人员的威胁,“他们吓我,我害怕,我想回去,以为说了就可以回家。”他还表示“黄色录像”的细节是办案人员教他说的,“《检讨书》也是他们要求写的。”

罗洪涛告诉澎湃新闻,他作为证人并非嫌疑人,但在询问过程中却被戴上脚镣手铐,被询问的时间从2014年1月24日零时到2014年1月24日16时左右,而不是笔录中记载的时间。他称自己遭到辱骂、威胁,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不准睡觉,“他们还告诉我大儿子小儿子都已经认了,指纹、证据都有。”

小刚告诉澎湃新闻,他的陈述也是因为遭到办案人员的威胁,“沙溪镇派出所所长杨杰对我拍桌子、摔手铐,还说:不认就关进少管所。”他表示自己是因为害怕而撒谎,而在这期间其班主任还未到场。小刚当时的班主任告诉澎湃新闻,“我来到派出所的时候,小刚已经在那里了,但不知道已经询问了多久。”

申诉

如今罗洪涛一家已经搬到别处,生活的重心被申诉占据。

2014年1月28日,罗洪涛分别向通江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人大递交书面材料,请求重新侦查,但未获回应。

该案民事部分一审开庭后,罗洪涛再次向通江县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递交申诉书,亦未获回应。

7月2日,申诉书递交到了巴中市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之后巴中市公安局前去审查此案,但罗洪涛一直没有收到结果。

通江县公安局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该案件没有问题,但不便透露侦破过程,对于家属罗洪涛为何到处反映情况、上访,该负责人表示并非对公安部门的侦查结果有意见,而是希望减少民事赔偿。

巴中市公安局法制处警官陈阳则表示,在罗洪涛申诉至市公安局后,已前去审查,并未发现问题,按程序已经移交至通江县公安局。

“我的娃根本就没干,何来民事赔偿。”罗洪涛对“希望减少赔偿”的说法非常气愤,他曾给小强投保了监护人责任险,案发时间刚好在保险期限内,“就算是真的,也是由保险公司来赔偿。”

目前,罗洪涛已经将申诉材料递交到四川省公安厅,截至发稿,罗洪涛尚未收到答复。

“只要没干,我就不怕!”采访过程中,罗洪涛在许多场合都重复这句话,一脸坚毅。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网站许可证号: 皖ICP备08104282号|Copyright 365体育投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